• 從落后百年到世界前沿,這個行業做對了什么?

    時間:2022年04月01日    信息來源:九邊 【字體:

      記得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發的時候,我當時正好在上大學物理課,我們物理老師講完造核彈的理論之后,跟我們說他老婆就是做畜牧的,仔細對比過之后,發現核彈的復雜性并不高,跟養牛比起來根本算不了啥。
      造核彈最難的是核原料,原料難搞的主要原因是這玩意被聯合國嚴格監控,小國很難搞到。
      但是如果偷摸搞到原料,發電量上來,很多國家都能提純,一旦被提純,那接下來的難度就非常低了。
      相比較而言,牛奶這玩意就不一樣了,中國畜牧業花了幾十年時間,直到最近這些年終于有了大突破。最近專門研究了一下這個話題,所以給大家分享下。
      中國人很早就知道牛奶對人有神奇功效,所以大家看電影《斗!,當時外國友人送了延安一頭奶牛,擠出來的奶主要供應傷員。
      中國以前也不是沒有牛奶,只是比較少,全中國加起來各種奶牛才12萬頭。而且產出比不太行,就是吃的草多,產出來的奶卻很少,一年中產奶時間也比較短。
      此時,西方卻完全是另一種狀態,1940年前后他們已經掌握了高溫殺菌后無菌保存的技術,也就是現在咱們在超市里看到的那種常溫保存的牛奶。這從根本上改變了牛奶行業。
      再來看國內,建國后很長時間里,牛奶供應不足的情況并沒有好轉。一直到1978年,我國的牛奶還是奇缺,普通人一輩子可能只在出生和臨終才能接觸到牛奶。
      改革開放后搞市場經濟,中國人的收入慢慢高了起來,就對牛奶有了越來越高的需求。尤其是小孩,幾乎每個家長都希望孩子能多吃奶。既然有人買,需求會驅動供給。
      這種背景下,中國乳業終于有了長足的發展。
      1984年,我國引進了第一條常溫滅菌奶生產線,每小時可以生產4000包常溫奶,牛奶終于開始進行稍微遠一些的運輸。
      同一時期,市場上還出現了一下新的乳品品類——嬰幼兒配方奶粉。
      1979年,內蒙古輕工科研所、黑龍江省乳品工業研究所、內蒙古海拉爾乳品廠、黑龍江雙城兒童乳品廠開始研制第一代嬰幼兒配方乳粉——“母乳化乳粉”。1983年“母乳化乳粉”研制成功,以牛(羊)乳為基礎,添加乳清粉、植物油、微量元素、維生素,并且進行批量生產。
      在生產技術和產品創新的推動下,國內乳品廠和各種奶制品爆發性增長,比如現在的西安銀橋、百躍等乳企,就誕生在這一時期。今天大家熟知的飛鶴,也在同一時期開始進行嬰幼兒奶粉的研發,是較早入局嬰配粉的中國乳企。
     
      飛鶴老工廠的包裝車間
     
      2000年,國內開始引進瑞典利樂的技術。也就是利樂紙包裝和超高溫殺菌。這兩樣技術,使得不添加任何東西的純牛奶,可以常溫保質6個月。
      這個技術對中國的影響很大,以前的中國牛奶都是“地方諸侯”,牛奶保存時間太短,沒法長距離運輸,所以各地都有一個地方品牌。直到這個技術被大規模應用,內蒙古的牛奶可以運輸到廣東、福建。
      更關鍵的是,20世紀90年代初,中國奶業進行了市場化改革,放開了牛奶購銷價格,取消牛奶補貼,實行市場競爭,開放乳制品市場。中國乳業也因此迎來大爆發。
      可乳業是一個鏈條極長的產業,從養牛到牛奶上桌,需要漫長的產業鏈支撐。大概可以分成三大部分,上游的原奶供應,中游的乳品工業,下游的市場流通。每個環節都超級復雜。引入利樂包裝只是解決了其中的一個問題,遠遠不是全部問題。
      后來發生了震驚全國的“三聚氰胺事件”。
      當時許多奶制品公司,自己不產奶,主要找奶農收奶,為了保證牛奶質量,他們給定了一個指標,只有蛋白質含量超過某個值,他們才要。
      奶合不合格,最重要的指標,就是牛奶中蛋白質的含量。而測量蛋白質含量的辦法,是測量奶的含氮量。然后有人開始添加三聚氰胺增加含氮量,就出現了后來的一系列悲劇。
      三聚氰胺事件暴露了兩個最大的問題:
      一是我國牛奶的質量不行,也正是質量不行,所以才弄虛作假。
      二是傳統的模式有問題,奶企沒法有效控制各個環節的質量,生產出來的奶就一直可能有問題。
      恰好這倆問題飛鶴解決得很好,而且很有前瞻性。早在2006年,他們就在被稱為“北緯47°黃金奶源帶”的齊齊哈爾自建牧場,加大投資,引入先進技術,把產業鏈各個環節都把控起來。

      飛鶴自有牧場里的荷斯坦奶牛
     
      這也是為啥2008年的大風暴當中,一眾乳業生產巨頭都受了影響,飛鶴反而迎來了大發展,它走了一條“重資產”的“更艱難的路”,反而后來回報不錯。
      此外,國家在2008年之后也投入巨資研發。2008年10月,國務院動了改革的第一刀:奶站只能由奶制品公司、養殖場、地方合作社開辦。奶牛養殖再次進入合作社時代,奶農們需要把自家的奶牛送到在藥房、牛舍、奶廳都裝上了攝像頭的“托牛所”,交納托管費和飼料費,這種模式也因此被戲稱為“把牛當豬養”。
      在國家和企業的集體發力下,全國奶牛群體生產水平顯著提高,我了解到的一點,奶牛質量的關鍵是育種,也就是需要產奶量很高的母牛和優秀公牛配種,以前我國總是進口公牛,每年在這上邊也得花不少錢。這幾年自主率達到了70%以上,產出來的下一代母牛產奶量還有上升。
      一系列組合拳下來,2020年全國成母牛平均單產達到8噸,較 2008 年增加了3噸,增幅達73%,總體改良成效顯著。
      除了產奶量大幅提升,牛奶質量也提升明顯,比如飛鶴對生牛乳主要指標的要求,不僅高于國家標準,且超過歐盟標準,比如嬰幼兒奶粉領域,中國應該是全世界標準最嚴格的。
      發展有了起色,但是中國乳業依舊需要一次大規模升級,尤其是嬰幼兒奶粉。也就是大家需要的不僅僅是“牛奶”本身,而且需要質量和水準一直提升的配方,此時中國乳業的核心課題也開始從生產逐步轉向母乳這些基礎研究。
      西方發達國家的母乳研究從19世紀開始起步,社會上流行公益性質的“母乳銀行”,收集哺乳期婦女無償捐贈的母乳,為缺少母乳的寶寶提供“口糧”,同時也為母乳研究的進行、奶制品企業的發展打下了基礎。
      中國的母乳研究則滯后許多,解放初期中國嬰幼兒以米糊作為主要輔食,直到2000年左右行業快速發展,各大乳業公司才開始通過各自的方式進行零星的母乳研究,但國家層面或學術界還沒有出現一個統一的規范標準。
      所以在2010年的“863計劃”中,國家開始要建立中國母乳數據庫,針對我國自己的情況研發奶粉。
      不過,母乳數據庫需要龐大的樣本和實驗研究,所以往往需要由相關企業來參與。飛鶴作為863計劃的參加單位之一,主要承擔了黑龍江、北京這兩個地區母乳的采集和檢測任務。
      以此研究為契機,飛鶴開始建立起了規范的母乳采樣、檢測標準,并著手建立中國母乳數據庫,正式推開了科學、系統地研究中國母乳的大門。
      在系統化母乳研究的基礎上,2010年,飛鶴作出了一個大膽且創新的決定,推出了中國第一款含有OPO結構脂的乳源配方奶粉——星飛帆。
      OPO結構脂是對母乳脂肪結構的模擬,畢竟嬰兒的消化系統比較嬌弱,普通奶粉容易引起部分嬰兒消化不良。而OPO這種新結構模仿了母乳,嬰兒更適應一些,消化吸收也更好一些。
      經過十多年的積累,飛鶴的中國母乳數據庫的樣本量已達20000多個,覆蓋全國27省,研究層次也從最初的成分分析,深入到了活性、比例、動態變化等方面,并在很多領域達到國際領先的水平。
      在這一過程中,飛鶴還確立了兩大技術路線,一條為中國母乳譜系研究,另一條路線則為CHMP中國母乳計劃。
      這么說比較抽象,其實也不復雜。我們每天攝入的營養物質,有蛋白質、脂肪、碳水化合物,其實母乳里面也有這些。以前我們的母乳研究,會關注這些成分的含量是多少。但CHMP中國母乳計劃就不一樣了,會把母乳看成一個復雜的生物學系統,研究母乳代謝,對于嬰幼兒生長發育的影響,這是很先進很前沿的研究方法。
      現在飛鶴在母乳研究上已經有了很多成果,在國際權威期刊上發表了多篇影響因子高于6.4的學術文章,最高達9.3。
      寫到這里,大家也看出來了,企業做產品,一是良心,二是技術,缺哪個都不行,經過了十來年的發展恢復,中國乳業逐漸完成了一次逆襲,不僅收復了中國市場,還深受消費者的信賴。
      而且我們很欣喜地看到,飛鶴這些中國乳企能做大,主要是走科技路線和技術路線,在品質上真正打敗了對手,F在我們在科技方面的投入比他們更大,所以才能做到百年落后、一朝趕超,有了這種堅持走“難走路線”的精神,接下來中國乳業走向世界一流也指日可待。






     

    【免責聲明】凡本網注明“信息來源:XXX(非本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,可與本網聯系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
    最新專題

    爆乳巨大BBW,女女百合AV一区二区,狂野欧美AA片免费播放视频